/images/xljllogo.png
 
  心书精选
当前位置: 首页>>心理图书馆>>心书精选>>正文
 
 
·   打开心灵的窗户——心理健康教... 2015/09/16
·   如何适应大学生活的N种解答 2015/09/17
·   90后大学生谨防5种心理“陷阱” 2015/09/17
 
心理学改变生活
2013-04-11 16:16  

心理学改变生活

 

心理学改变生活(第9版)


作  者:(美)达菲,阿特沃特 著,邹丹,张莹 等译

出 版 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1-1-1

版  次:1

页  数:535

字  数:545000

印刷时间:2011-1-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I S B N:9787510027192

包  装:平装

 

编辑推荐


第一印象重要吗?怎样做到身心健康?
心理障碍有多普遍? 如何优雅地步入老年?

 

内容简介


在忙碌的现代生活中,我们在不经意问就会迷失自己的方向。这本书不是解决众多烦恼的“万灵药”,而是让你从全新的角度看待生活,寻找自己的本心,从而改变生活。作者相信每个人都是生命的主人,都拥有自我改善的能力,希望你能用心享受生活的每一天!

 

作者简介


卡伦·达菲(Karen Duffy)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Geneseo分校的一位杰出的荣誉退休教授。她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取得社会与人格心理学博士学位。达菲博士是纽约(州)统一司法系统的一名家庭调解员,著有《社区调节:从业者及研究者手册》和《社区心理学》。    伊斯特伍德·阿特沃特(EastwoodAtwater)是蒙哥马利郡社区学院的一位心理学教授。他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在那里和卡尔·罗杰斯(Carl Rogers)一起学习。他的著作包括《青少年》(第四版)和《人类关系》。

 

前言


本书写给那些有兴趣在生活中应用心理学的知识和原理,从而更好地认识自己,更好地生活的读者。为这个目的,我在书中收入了心理学的几个主要观点,包括心理动力学、认知与行为主义心理学以及人文主义心理学等。为使本书更丰富、全面,我又借鉴了临床心理学、人格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以及认知心理学、生理心理学和健康心理学等重要领域的研究成果。在本书中,我给读者呈现对同一问题的不同观点,并设计了一些题目来激发读者的批判性思考。总之,我写本书的目的在于提高读者对个人调整的理解和认识,这样读者们就可以独立地继续学习了。

 

下面介绍第九版的特征。

 

新结构 

这一版中,有几章的标题进行了更改,使之更具个人化的基调。如果你之前读过本书,请注意:每一章还是独立的;你可以不按照篇章的顺序来读,即使没有读过前面的章节,你也完全能明白后一章的内容。

 

本书的第一章依旧是自我导向和社会变化。然而,本书的第二大部分涉及到了发展问题或“形成”状态。读者们在这一部分就可读到关于儿童期和成年期的讨论。本书的第三大部分探讨了在目前或“存在”状态下的个体。在这一部分中,读者将会看到关于自我概念、健康、个人控制、决策、情感和动机等问题。

 

接下来的部分探讨了调节与成长问题的社会层面。这一部分包括朋友、团体(领导和下属)、工作和闲暇活动等篇章。接下来的一部分是关于更加亲密的关系的。对于性、承诺和亲密关系的探讨将在这一部分呈现给读者。

 

关于个人调整和成长的书籍,如果不谈及个人面临的挑战问题,总是不完全的。所以,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包括精神压力、心理健康和心理障碍、心理治疗、以及死亡与临终等篇章。请记住每一章都是独立的一章,所以你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阅读这些篇章的顺序。请告诉我你对这种结构安排的感受。

 

新内容


我对本书的内容做了一些改变,以反映出心理学领域的变化,以及世界上的重大事件。首先,书中增加了将近800条新的参考文献和术语。其次,在下列主题中,你也可以发现新的、补充的信息:

科技,以及它如何缩小了我们的世界。

恐怖主义的威胁,以及恐怖主义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应对方式的。

美国人对诸如自由言论等事物的态度变化。

在最近的人口普查中所显示的人口变化和许多问题有关。

美国儿童的现状以及他们的未来。

美国家庭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对个人的影响。

当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口进入老年期时,他们所造成的影响。

性别差异和共同点,尤其是和教育、事业选择、领导地位等问题相关的性别差异与共同点。

有关自我复杂性的信息,以及对自尊提升的利弊的讨论。

有关万艾可(伟哥)及其他药物的最新信息。

对少数族裔缺少医保的问题的深思熟虑的分析。

关于新近发表的食物金字塔的信息。

魅力型领导和转换型领导以及团体行为。

关于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的补充信息。

文化对非言语沟通的影响(以及错误传达)。

更多关于性取向的信息。

关于儿童色情文学以及性攻击的进一步信息。
关于应激的补充信息,并对恐怖行动和创伤给予特别关注。

应激的适应概念及其影响方面的信息。

与心理障碍相关的耻辱,以及不同障碍的患病率。

不同的治疗方法,例如艺术治疗和针灸。

 

 

相关信息


   本书的另一个特点是每一章的最后都有一个列表,列出了进一步研究我们书中探讨的主题的方式(网站或出版物)。本书出版的现在,我们已经迈进了信息技术时代,所以在每章的最后,列表中都推荐了一些推荐读物和网站,以及它们的内容简介,以便为那些希望更深入地探讨某一主题的读者提供更多的信息。

 

非常感谢伊斯特伍德·阿特沃特博士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可以接管这本已经架构得很好的书。尽管他不再参与本书的修订,但我希望我对于让本书保持他的高水准所作出的努力能够得到他的认同。同时感谢Tim Tomczak对第2章的贡献;我希望将来能够把这本书交托 给他。谢谢采用了旧版本,并向我提供反馈的教授们。我非常感谢你们的评论,并将之铭记于心。谢谢Sherri Tkachuk耐心输入数百条新的参考文献(同时感谢教给她APA风格的教授)。特别感谢培生公司的杰夫·马歇尔(Jeff Marshall)以及他的工作人员。杰夫很有耐心而又温和地督促着我,正是我需要和欣赏的编辑。感谢LeeAnn耐心地带领这个项目经过整个生产过程。感谢我的朋友和家人,在我为完成本书和其他书稿而心情沮丧时鼓励我。

 

非常感谢以下的评论者,谢谢他们富有洞察力的评论和有益的意见:

 

Jennifer Pisarik

Middlesex Community College

Valerie S. Smead

We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

Jamalat Daoud

Ball State University

Benjamin Landman

Alamance Community College

Degra Rowe

Oakland Community College

Kathrin Milbury

York Technical College

 

作者简介


卡伦·达菲(Karen Duffy)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Geneseo分校(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ollege at Geneseo)的一位杰出的荣誉退休教授。她在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获得社会与人格心理学博士学位。达菲博士是纽约(州)统一司法系统(the New York Unified Court System)的一名家庭调解员,也是纽约州雇员援助计划(the New York State 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 EAP)执行委员会,家庭暴力庇护委员会,以及家庭计划机构教育委员会的成员。她还提供压力管理、雇员援助,以及其他工作问题的咨询。她是美国心理学会(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Society)和东部心理协会(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会员。达菲博士的其他著作包括《社区调节:从业者及研究者手册》(Community Mediation: A Handbook for Practitioners and Researchers)和《社区心理学》(Community Psychology)。她还为另一家出版社编辑几种硬拷贝和网络年刊,内容包括人格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心理学导论和心理调整。她曾经获得了两次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St. Petersburg State University)的富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Fellowships)。在俄期间,她曾经在国际艾滋病机构、几家儿童庇护机构,以及其他社区机构工作。最近,她完成了一次往蒙古的人道主义援助之旅。

第1章  变化世界中的自我导向


·社会变化 

  生活在科技世界中

  生活在其它的社会变化中

  我们的未来确定吗?

 

·自我导向的挑战

  自我导向与社会

  个人自由的模糊性

  掌握我们自己的生活

  生活在今天的个人主义社会中

 

·个人成长的主题

  生活在矛盾与不安中

  延续与变化

  个人成长的经历

  超越个人主义

小结

自测题

练习题

自我思考

参考信息

 

变化一直就是美国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更好的理解变化带来的影响,让我们来认识两个学生吧。他们是扎迦利(Zachary)和卡伦(Karen),两人有血缘关系,但是生活的时代却相差了100年。

 

扎迦利是19世纪下半叶某个大学的一年级学生。他是当时为数不多的能上大学的人之一,因为他的家境很好。扎迦利乘火车去学校,路上穿过大片大片的农田和森林。他通过书信跟家人保持着联系。扎迦利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医生。在19世纪时,医生这个职业几乎是不对女性开放的。一些女生也就读于扎迦利所在的大学,但是她们所学的通常是家庭经济、师范教育、以及其他一些传统的女性专业。扎迦利住在大学的男生寄宿公寓,他在公寓就餐,在图书馆的煤气灯下看书学习。图书馆里没有电脑或者其他例如影印机之类的科技设备。扎迦利请图书馆的馆员帮助查找他要的书,抄下所有的内容,并且用手写的方式完成论文。没有人,绝对没有人在扎迦利的图书馆里使用手机。

 

卡伦是扎迦利的曾孙女,是一名21世纪的大学一年级学生。父母离异后,她和母亲及妹妹住在一起。她能够上大学主要依靠私人借款和政府的经济资助。卡伦一年回几次家,都是搭乘飞机,沿途经过东海岸一个绵延几百英里的大城市。要是想与家人联系,她只需拿起手机或者在电脑上发个电子邮件就可以了。卡伦读书的房间用电灯照明,卡伦用来写论文和信件的电脑也是用电作为能源的。她很高兴电脑可以帮她检查拼写和语法错误。卡伦住在一个男女同住的宿舍中。此外,她习惯于与学校里来自不同民族和不同种族的人交往,而且她所交的这些朋友中有一半是女性。在食堂中,她吃的是基因工程改造的西红柿,并搭配加入了增味剂的鸡肉和牛肉。卡伦和扎迦利一样利用图书馆,不同的是卡伦很幸运。图书馆中有电子目录、影印机、电子文章下载,和万维网供学生使用。和扎迦利一样,卡伦也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是她想专攻妇科,这可是扎迦利从来不会想到的。扎迦利想成为一名上门看病的全科医生。他知道有些病人没有钱给他,那么他会收农产品、羊毛和其他物品作为诊费。而卡伦想要一个漂亮的办公室,从上午9点工作到下午5点,以及应答服务,这样她就可以享受私人空间了。而且她还会设置自己的财务会计制度以接受信用卡付款,而不是收鸡蛋或熏肉。

 

社会变化


生活在科技的世界中


扎迦利和卡伦两个人都生活在社会飞速变化的时期。社会变化(social changes指的是社会结构和社会制度的变化。社会变化可能发生在任何时期,可以是有计划或没有计划的(Duffy & Wong, 2003)。有计划的变化指的是由人们创造和策划的变化。例如,用时下的技术进行住宅开发。没有计划的变化指的是由自然或者社会的意外事件所引起的变化。例如海啸、飓风或者一个国家非预期的人口变迁。

 

在扎迦利的时代,美国从农业社会变成了城市社会,同时众多的发明使得运输业、农业和制造业有了长足发展,更容易为人们所用。在扎迦利之后的时代,美国从一个有待开拓的社会变成了一个工业强国。卡伦认为科技变化是理所当然的。她相信医学的发展会治愈那些曾经威胁人们生命的疾病,包括艾滋病和癌症。她担心石油短缺和日益严重的污染会改变这个她所认识的世界。尽管有时候她也会担心将来会怎样,但是她认识到世界的螺旋式变化是正常的也是必然的。同时,卡伦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社会变化都是有计划的或有益的。

 

如今我们大家都知道科学、技术、以及社会的飞速变化是全世界范围的,并且这些变化对我们有着深远的影响。在我们的时代中,社会变化看起来是个普遍的事情(Duffy & Wong, 2003)。在我们的时代中,社会变化看起来是个普遍的事情(Duffy & Wong),技术扩展了人们的相互连接,并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人类的共同性和整体性(Stepinsky, 2005)。图1-1揭示了美国家庭中使用电脑和英特网的一个急剧变化。技术使人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流畅、灵活、方便,使我们从只能居于一地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技术使我们能在更多的时间与更多人联系;它也给我们的工作和居家生活提供便利,模糊了两者之间的界限(Jackson, 2005)。事实上,技术也许是当今世界最强有力的变化引擎(Sood & Tellis, 2005)。因为技术,几乎每个国家的人们都生活在一个越来越相互依赖的世界里。尤其通讯的变革正在重塑我们的世界,它使这个世界变成了“地球村”。在“地球村”中,人们要根据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对他们的生活的各个方面——每个想法、行为和制度进行重新考虑(Alterman, 1999)。事实上,有一些科学家声称,对我们尤其是我们当中那些用万维网的人而言,和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只有六度的间隔(Wright, 2002)。

 

作为一个受过教育的人,你可能会对知识增长率感兴趣。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之间,每隔七八年,信息量的积累就会增加一倍。最近,从2000年到2002年,仅仅两年时间内信息量的积累就增加了一倍(Discover, 2003)。这些知识的增长大部分都要归功于新科技。表1-1指出了信息革命改变世界上人们生活和商业运作的一些特殊方式。正如卡伦所知,像德国和美国这样的经济发达国家正在经历着巨大的社会变化。尽管人们意识到变化是必然的,但是他们对发展方向(更好或者更差)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一些人认为我们所熟知的世界将无限期地持续下去,任何变化都不能动摇凝聚这个世界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构(Moen & Roehling, 2005)。然而,更多的人经常听到犯罪、经济问题、世界危机、恐怖主义的威胁、自然灾害以及核破坏这类坏消息,这些人的观点比较消极(Huddy, Khatib, & Capelos, 2002)。

 

1-1

信息革命的社会/文化维度:世界已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个人之间或国家之间的信息流动更多,阻塞和延迟更少。

·信息流动不需考虑距离。

·更多跨越国界的经济合作的机会。

·企业或个人有更大的机会从全球获取利润。

·历史上有过审查制度的特定国家,其审查制度被侵蚀或遇到困难。

·人们被大量的信息所淹没。

·信息的民主化[例如,人们可以更自由地说出他们的看法(例如博客)]。

·更多地注意到美国或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繁荣或贫困。

·富有和贫穷的个体或国家之间,信息的差距逐渐加大。

Source: Alterman, J. (1990). The social/cultural dimension of the information revolution. Washington, DC: Retrieved January 10, 2006 from CIA.gov/nic/pdf_gif_research/html/cf154.chap6.html.

 

由于自动化和计算机系统的应用,很多就业形式受到了影响。对技术解决方法与日俱增的需求使得技术知识有了很高的价值。这样,与过去的蓝领工人相比,受教育的中产阶级成为员工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对不断增长的知识和对技术的应用使一些人产生了对科技的恐惧。这种恐惧被称为技术恐惧(technophobia(Duffy & Wong, 2003)。例如,有些人使用电脑时很紧张,因为他们怕把电脑弄坏了,怕犯下代价昂贵的错误,或者怕自己显得很愚蠢。最少应用科技的是那些被边缘化的个体——没受过良好教育的、穷困的、年长的、身体残疾的人、西班牙裔或非裔美国人(Karavides, Lim, & Katsikas,2005; Mehra, Merkel, & Bishop, 2004;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2003; Wasserman & Richmond-Abbott, 2005),或者是生活在农村的人(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2002)。换句话说,那些能力比较差的人最少应用科技;同时,他们正是那些可以从知识和技术中得益,来改善他们社会和经济条件的人(Mehra, et al., 2004)。

 

这些科学发现与技术变化正在把美国从制造业带入服务导向和技术就业。为了向你展现科技已经走了多远,请参看表1-2。表1-2中提供了一些与科学技术相关的事实与数据。在本书中,只要有可能,我们就会谈到科技以及科技是如何影响我们生活的。除了越来越多的科技应用之外,你还知道我们新的后工业社会中有哪些其他变化吗?都是什么变化?其中哪些变化对你而言是最明显的?你认为这些变化将会如何影响我们社会的持续发展?

 

对科技社会这个说法并不是没有异议的。例如,在美国有些人反对逐渐强化的中央集权和政府管制,因为技术使国内暗中监视的行为变得更加容易。此外,有些人指出后工业科技社会的一些特征与工业社会没有什么不同,也并不比工业社会强。诸如员工疏离、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种族主义以及贫穷等问题仍然存在。此外,还有一些人认为对后工业趋势的预测表现出人们对未来过分乐观的态度。政府赤字、通货膨胀、高失业率、能源短缺、更多的恐怖主义都表明,美国并不比第三世界国家有更广阔的、更美好的前景。因此,在最近的几十年里,出现了一些对发达社会的悲观看法。这些看法促使我们重新评价我们以发展为优先的目标导向,而代之以节俭,以及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否则,21世纪的世界将会变得更加拥挤,污染更严重,更不稳定,并且更容易遭到破坏。

 

1-2

我们的科技化程度有多深? 

·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大约有40个电脑设备,从电动牙刷到烤面包机,从无绳电话

到微波炉。

·一半的美国家庭可以使用互联网;目前每个月都有200万新的互联网用户。

·1/4的美国人有两台或者两台以上的电脑。

·差不多50%的美国人使用电子邮件。

·1/3的美国人用互联网来搜寻产品和服务信息。

·现在人们更多地用互联网来查找信息,已经超过了书本、报纸、电视或者

收音机(按照被应用多少的顺序排列)。

·40%的互联网用户在网上购物。

·到2010年时,地球上的每个人都会有10 000个微传感器。

·无线通讯会成长为一个超过3 000 亿美元的工业。

·毫不奇怪,90%的美国成年人对新发明和新技术有普通或强烈的兴趣。

 

生活在其他的社会变化中


尽管扎迦利和卡伦两个人都受到了他们各自时代新科技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例如扎迦利受到了轧棉机的影响,卡伦受到了万维网的影响,但是扎迦利和卡伦所经历的科技变化是截然不同的。在扎迦利的年代,变化大多是发生在工业和农业领域。而在卡伦年代,很多变化都发生在通讯领域。这样,尽管世界人口快速增长,但是对卡伦来说,世界看起来要小得多。卡伦可以在假期用电脑发送邮件给住在爱尔兰的大学同学。卡伦可以在电视上甚至在手机上看到伊拉克、俄罗斯、秘鲁还有肯尼亚的新闻。卡伦也会听说动物克隆和干细胞研究的事情;她对此非常感兴趣,因为它和医学有关。卡伦可以到超市购物,可以看到商品的价格被快速扫描出来。卡伦可以用手机拍摄数码照片,编辑这些照片,然后即时地发送给许多朋友。扎迦利可没有这样的知识和能力。在扎迦利的时代,消息的传递是通过流动的劳动者,例如医生和铁匠,或者住在乡村的人到城镇去购买一些他们自己不能种植或制作的物品时。

 

在我们这个地球村里还有什么其他变化呢?另一个变化是持续的人口膨胀,以及相伴随的对环境健康的担忧,包括充足的水资源、可耕种的土地、越发严重的污染、贫困、失业,以及其他问题。世界人口已经达到了65亿,而且每分钟就有差不多150个新生儿出生。此外,污染和自然资源枯竭已经成为所有国家面临的问题,而持续增长的人口使之更趋恶化。为了使你了解我们的环境污染有多严重,请看表1-3。

 

正如上文提到的,美国人口的多样性上也有着巨大的变化。越来越多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移民正在涌入美国,他们带来了大量不同的文化、语言和习俗。容纳这么多人可不是件容易事,尤其有些美国人不太开放,对其他文化不太了解。由于美国这个国家的文化多样性(cultural diversity,即文化数量的增加,本书会提供一些关于美国不同民族和种族的信息,以及他们是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处理文化调整适应的问题。此外也会介绍其他国家和文化的信息,以及关于男性和女性的信息。

 

第7页图:与不久之前相比,如今的美国人更可能支持第一修正案的自由,例如言论自由。

 

我们的未来确定吗?


我们每个人是如何理解当今世界的变化与趋势,这有点像下面这个著名的问题:我们是如何看待一个装了半杯水的杯子的?这个杯子是半空的还是半满的呢?悲观的人会认为杯子是半空的;乐观的人会认为杯子是半满的。思考长远未来的社会预测者承认我们生活在不确定的时代——既有好的也有坏的时候。尽管如此,他们仍然预计有一个比较乐观的将来。尽管他们的观点并不一致,但是大多认为未来是有希望的。

 

社会预测者把我们时代的许多问题看做是成功道路上的障碍,而不是世界末日的先兆。尽管过度拥挤、经济不平等、环境污染、资源短缺和贫穷等问题不能不考虑,但是这些问题应该被视为社会必须面临的暂时现象,而不是文明终结的必然预兆。例如,2004年6月的一个调查结果(Anonymous, 2004)表明,与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刚结束之后相比,美国人现在更可能支持第一修正案的自由(例如言论自由)。社会可以,而且确实从当时看来不能克服的问题中复苏了。

 

1-3


我们世界的污染程度?


污染的事实与数据

 

·在下个25年内,1/5的物种将会灭绝,你的孙辈们将再也看不到它们了。

 

·在美国南部的48个州中,98%的河流会受到污染,以至于不再符合联邦政府指定的自然或风景区标准了。

 

·尽管颁布了《净水法案》(the Clean Water Act),还有2.18亿美国人生活在距离污染水域10英里的范围内。

 

·轿车、卡车和公共汽车是导致癌症的空气污染最大的来源。它们每年产生超过120亿磅的有毒化学物质,相当于每人每年分到将近50磅。

 

·世界顶尖的科学家们预测,在我们下一代生活的期间,全球变暖现象将使地球的平均温度增加11华氏度。

 

·美国每年产生530万吨污水污泥。

 

·美国过敏症专科医师协会指出,50%以上疾病的产生或恶化是室内空气污染导致的。

 

我们能做什么来减少污染呢?——循环利用


·循环利用1个铝罐,所节约的能源可以播放3小时的电视。

 

·循环利用1吨纸,可以节约17棵树和7 000加仑的水。

 

·如果我们循环利用每1个塑料瓶,垃圾填埋场就可以减少20亿吨的塑料垃圾。

 

·循环利用1吨玻璃,就可以节约1吨多的资源——1 330磅沙子、433磅碱灰、433磅石灰石以及151磅长石。

自我导向的挑战


自我导向与社会


自我导向(self-direction)指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自己和世界,从而更有效地引导我们的生活。飞速的社会变化和信息与科技的重要性提高了自我导向的挑战性。自我导向帮助我们对生活中的很多事件——例如科技的发展——作出反应,既可以把它当做威胁,也可以当做挑战。例如,很多人都和本章开篇时的女孩卡伦一样,认为使用电脑是一件令人兴奋,又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他们积极地探索电脑的用处,并试着更多地了解电脑。而有些人却把电脑看做威胁,或者抱怨为何非要使用电脑不可。

 

第9页图:与个人主义社会中的人们相比,集体主义社会中的人们更多地考虑其他人的需求。许多亚洲社会在本质上是集体主义类型的。

 

另一个问题是这个世界似乎正在改变和缩小,这种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之前讨论过的科技变化造成的。由此必然会产生文化冲突、争论甚至彻底的战争。在日常生活的层面上,来自不同社会的人们彼此间必然会产生误解或冲突。例如,帕克、李和宋(Park, Lee & Song, 2005)对寄给美国人和韩国人的SPAM(电子广告)进行了研究。韩国的SPAM对未经请求发送广告的行为表示了歉意,而美国的SPAM则没有包含道歉的内容。这样一来,韩国人很可能会因为他们收到的美国的这类广告而认为美国人比较粗鲁。

 

因此,对文化的研究,对于我们彼此理解非常重要;你应当开始更多地了解文化差异。一种常用的方法通过文化对处于该文化中的个人的导向来对文化进行分类。在本书中,个人主义社会(individualized societies)指个人利益大于社会利益的社会。个人主义社会有时也被称为独立文化,在这类文化中,自我意识是基于个人所持的态度、偏好和判断发展起来的(Kitayama & Uchida, 2005)。对个人主义文化的另一种说法是个体层面的文化(Matsumoto, 2003)。与个人主义社会相反的是集体主义社会(collectivist societies),指集体或者社会的利益重于个人发展的社会。集体主义社会也被认为是相互依存的社会,在这类社会中,自我意识是基于他人所持的态度、偏好和判断而形成的(Kitayama & Uchida, 2005)。对集体主义文化的另一种说法是多数人层面(或团体层面)的文化(Matsumoto)。

 

与当代美国不同,很多东方和亚洲文化仍然保持着集体主义社会的特点。然而,一些当代科学家争辩说,这种个人主义社会和集体主义社会之间的对比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强烈(Oishi, Hahn, Schimmack, Radhakrishan, Dzokoto, & Ahadi, 2005; Oyserman, Coon, & Kemmelmeier, 2002)。同样,重要的是记住,施与某种文化的标签不可能涵盖这种文化中存在的所有个体变异情况(Matsumoto, 2003)。例如,尽管美国人对于平等主义的价值观在文化层面上达成了共识,但在现实中,许多美国人的生活跟平等主义相差甚远(Matsumoto)。一个相关例证是绝大多数适龄美国人都被赋予了选举投票的权利,包括养老院中的老年人,但是这些人往往不会参与投票,除非投票或前往投票点的过程能够变得更加容易。

 

如果你生活在美国,你应该对个人主义社会相当熟悉,但不熟悉集体主义社会。约瑟夫(Joseph Lemasolai Lekuton)描述了他在集体主义社会中的童年生活。他出生在肯尼亚(Kenya)的马赛部落(Maasai)。对于在这个游牧社会里度过的童年,他说:“在我的部落里,村庄就是你,你就是村庄……比你年长的人会告诉你该做什么,而你不会违抗他们的命令。”(Court, 2003, p.5)。在主流美国文化中,作为成年人我们享有个人独立和自由,取得个人成功时会比生活在集体主义社会的人更骄傲更自豪。同样地,我们也更容易感到不安、困惑和孤独。当然社会与社会之间还存在着很多其他层面上的不同(Nair, 2001)。例如,男性化和女性化,以及对权威的敬意。你可以在本书的其他章节读到这些内容。

 

以上内容将我们引入了另一个与自我导向相关的问题——自由。美国人认为自由是很美妙的,但确实是这样吗?

 

个人自由的模糊性


关于个人自由模糊性的问题,没有人比著名的精神分析学者埃里克·弗洛姆(Eric Fromm, 1963)写的更清晰了。在纳粹政府统治下的德国长大,后来移居到美国的经历使得弗洛姆对极权主义和人类自由有了非常深刻的领悟。弗洛姆的基本思想是人类自由对现代世界的人来说有两个含义:(1)“来自”国家这样的传统权威的自由(2)“为了”实现个人命运的自由。弗洛姆认为前个人主义社会既给了人们安全,同时也给了人们限制,虽然生活在先进社会中的人们摆脱了前个人主义社会的束缚,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实现自我的自由。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找到表现他们智力、情感和社会潜能的最好方式。我们有掌控自身生活的自由——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到更关键的选择如事业选择。但有时,自我导向的挑战让我们感到更加焦虑、不安和孤立。弗洛姆认为这种孤立感令人无法忍受,以至于许多人都想逃避自由的重负而进入到新的依赖当中,例如向专家和政府请求帮助或者与大众保持一致。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开始依赖互联网来寻求帮助,例如寻求健康相关的信息(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2002)。

 

当我们要做出重大的人生选择,例如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和想“如何”生活时,自由的模糊性就越发明显。当面对重大选择时,我们会发现自己变得焦虑和“呆板”。另一种应对策略就是随波逐流。人们不是选择如何生活,而是随波逐流,或者安于现状或者彻底放弃,变成那些没有任何人际联系、行为规范、传统或目标来指导他们如何生活的人。另一种策略基于共同决策,如委员会工作、婚姻和家庭生活,以及朋友之间的一致意见。人们不是真正做出决定,而是一直谈论,直到事情发生。他们假定有一个共识,从不质疑它,但是一旦事情不顺利,没有人觉得应该对此负责:每个人都只是任其发展。另一个做选择时的常用策略是求助于某种权威——专家、某个社会政治运动、宗教信仰、或者某个制度。尽管人们可能会遇到忠诚与良知之间的冲突,但是他们会找到许多方法来证明两者都是有道理的。

 

真正独立自主的人不依赖以上的任何一种策略。一些心理学家把这些独立、乐观的人称为自我实现者。(自我实现在下一章儿童发展当中有更详细的描述)。独立自主或自我实现的人对他们的生活负责,而且会认真地分析考虑他们的选择。他们也会时刻留意,并且有勇气承认错误并改正他们的选择。例如,在共产主义的苏联时期,俄国的一些作家,例如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是真正自我导向的人。他们为了保持正直的人格而做出一次又一次的决定性选择。他们通常是在面对来自高压政府的巨大批评和惩罚威胁之下做出的这些决定。

 

掌握我们自己的生活


当今世界的很多人都追求一种相似的对自由的探索。在一些国家,人们的不满反映出他们渴望像经济更发达的社会中的人们那样,拥有更多的自由和经济机会。很多移民到美国的人们寻求着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自由,比如言论自由和迁徙自由。

调查表明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他们比父辈拥有更多的自由,比父辈更能控制自己的生活。对本章开篇的两个人来说,卡伦可能比扎迦利享有更多自由(例如流动性),也受到更多控制(例如更多的法律)。大部分人认为他们已经摆脱了父辈们受到的各种社会、教育以及经济约束。例如,如今的美国中年人大多没有经历过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而正是这些限制了他们父辈的选择。他们认为自己在教育、工作、性行为、婚姻、家庭、朋友、旅行、财产、在哪生活和如何生活等重要的事情上有了更多选择。

 

在往下读之前,你可以先做一下活动1-1中的调查,对自己是否积极地掌握着自己的生活做一个诚实的评估。

 

活动1-1

你掌握着自己的生活吗?                         

    说明:如果下面的陈述对你来说是正确的,在T上画圈;如果对你来说是不正确的,在F上画圈。

1.  我喜欢与其他人(朋友和家人)相互联系。                      T        F

2.  有时候我很难为对我的生活有重大意义的事情做出决定。        T         F

3.  在教育、事业、社交圈等方面,我有很多选择。                T         F

4.  我的朋友比我更擅长做出高效而明智的决定。                  T         F

5.  帮助不如我幸运的人让我感到极大的满足。                     T         F

6.  如果有选择,我会做安全而不是冒险的事情。                  T         F

7.  我认为诺言就是诺言,不应该违背诺言。                      T         F

8.  困难的决定总是使我气馁,因为我对自己的决策能力没有信心。  T         F

9.  无论我在哪(例如工作场所或学校),我都会承担我的责任。     T         F

10.有时候我没病也请病假,因为我不想上班或学习。              T         F

11.我会把我的钱投资到有风险但是有挑战性的事情上。          T         F

    12.有压力时,我感觉我的生活失去了控制。                      T         F

    13.我完全了解我是谁,我的位置和我的个人目标。                T         F

    14.一些慈善机构号召我捐钱,侵犯了我的隐私时,我会感到不安。  T         F

    15.如果向别人借钱的话,我一定会还的。                      T         F

    16.我讨厌其他人期望我来对我们的休闲活动做出选择。        T         F

    评分:这些题目的目的是自我评估,促使你考虑自己在多大程度上掌握或者引导自己的生活。偶数题是从否定的方面出发,所以如果你的答案是“F”,就表明你可能具有“掌控”的态度或者实施着自我导向。奇数题目是从肯定方面出发,选择“T”说明你可能具有自我导向的能力。

       偶数题目中选择“F”的题目总数            

     + 奇数题目中选择“T”的题目总数            

     = 自我导向总量                             

      自我导向总量越大,你的自我导向能力就越高。现在记住你的分数,继续阅读本章。注意一下你可以在哪些方面加强自我导向能力,以及如何加强。

 

自由也有其不利的一面。行使积极自由指面对生活中的决策需要的必要性,尤其是那些决定我们命运的选择。同时,许多年轻人害怕在别人面前做出错误的选择,所以他们会说“我还没拿定主意”,living in an “extended holding pattern,” and being “leery of commitment”。鉴于我们时代的不确定性,他们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研究表明,与受内部动机激发的人相比,受经济成功、漂亮外表或社会赞誉等外部动机驱使的人,其活力和自我实现潜能较低,而且有更多身体(健康)症状。受内部动机激励的、独立自主的人看起来更健康,自我接纳程度更高,更具集体倾向(Kasser & Ryan, 1996),而且能更好地调整自己,更少烦恼(Baker, 2004)。

 

掌握自己的生活,意味着我们能够也必须为自己做出选择。缺乏决策性本身也是一种决定。此外,我们还必须适时做出决定,这样我们的选择才不会与理想不符。另一方面,幸运的是并非所有决定都是不可改变的,在长大成熟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而且经常改变选择。同时,决策的好坏完全依赖于决策所依据的可用信息,这一点再次提醒我们不断学习和批判性思考的重要性。

 

行使积极自由也包括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当发生什么事情时,不抱怨其他人或者命运。事实上,那些受到内部激励的或自我实现的人比其他人经历的人际烦恼更少(Baker, 2004),而亲密和谐关系更多(Sheffield,Carey, Patenaude, & Lambert, 1995),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比较少责怪其他人。有趣的是,自我实现与利他主义(altruism),或者说付出代价去帮助别人的愿望是相关的(Sharma & Rosha, 1992)。

 

诚然,我们无法选择被带到这个世界上,但是在生活方式上,我们有很多选择。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说“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就是这样”或者“我是这样长大的,所以我现在就这样了”。这些人没有意识到自由选择和责任是密不可分的。维克多·法兰柯(Viktor Frankl, 1978)经常提醒我们这一事实,并建议在西海岸上建造个责任之神像来和东海岸上的自由女神像互补。

 

此外,自我实现也意味着冒一些经过计算的风险,和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做出承诺。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冒险行为,例如汤玛斯·爱迪生、Mikhail Gorbachev和比尔·盖茨,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个人成长意味着进入陌生的、有潜在危险的情境中,从而让我们更容易体验到失望和伤痛。完美主义者尤其不愿意冒险,他们对程度很低的自我实现就感到满足了。自我实现者更能够忍受失败(Flett, Hewitt, Blankstein, & Mosher, 1991)。问你自己下面这些重要的问题:你的自我导向程度如何?完美主义干扰你采取冒险行为吗?你的自我实现程度如何?你对新体验足够开放吗?

 

做出发展或实现潜能的决定需要直面风险,要有勇气。这是一种“存在的勇气”(courage to be),即不管其中的风险而肯定我们自身和自身潜能的勇气。另一方面,逃避成长也是有风险的。每次我们放弃学习新技能的机会,或者求安全稳定而逃避挑战时,就承担着停滞不前,或屈服于无聊厌倦的风险。如果我们习惯性地抑制或者否认人类固有的发展趋势,就要承担变得适应不良的风险,这种变化有时很明显,有时很微妙,有时是即刻的,有时在生命的晚期才发生。幸运的是,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这种成长体制将会帮助人们自我实现,你以及扎迦利和卡伦都已经从中受益(Barnes & Srinivas, 1993; Mackay & Kuh, 1994)。人本心理学的奠基人之一亚伯拉罕·马斯洛(Abraham Maslow , 1968)发现我们现在很多的性格异常,例如“成长受阻”,“无道德观念”或者“麻木冷漠”,都是根本性的成长失败所导致的。

 

生活在今天的个人主义社会里


有趣的是在当今时代,技术发展使地球另一端的家人朋友变得“更加靠近”,从而给我们营造了一个更具支持性的环境。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物理环境和社会环境也变得更加危险:我们认识更多的人,其中一些对我们非常挑剔;消费品方面越来越多的选择让我们感到困惑;我们也担心环境中扩散的危险,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到非典型肺炎和艾滋病之类的流行病。这些又反过来增加了自我导向的挑战性。

 

与扎迦利的时代相比,这些社会变化逐渐积累的影响带来了新的社会价值和新的生存规则。概括地说,这种变化意味着人们有更多的兴趣来塑造环境,使环境满足我们的需求(例如不断增强的个人控制),而不是满足社会的需求和实现社会的目标。现在很多人只关注自己。尤其对其他国家的游客而言,美国人在某些方面显得过于专注自身利益。都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投身于追求自我满足或者自我导向当中。

 

美国人在实现个人目标时经常缺乏耐心。当别人告诉他们,应该努力工作,“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获得事业成功或婚姻幸福时,他们嘲笑这种说法。他们想立刻就得到成功和幸福。就像自我中心主义者所说的:“我想得到全部——马上!”先辈们如扎迦利的“未来”导向——让下一代的生活变得更好,已经被“现在”导向所代替,今天的人们充分地享受着此时此刻的生活,而我们共同的未来被抛诸脑后,只是一片潜伏的阴影。

 

另一个变化是关心自身权利超过社会责任的人们变得过分自信。结果,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坚持不懈地追求着自己的利益和目标,甚至不惜侵犯他人的权利。当出现利益冲突时,他们不愿因迁就别人而有任何损失,他们好像恪守着新的道德原则——“我要对自己尽义务,而不是对你或国家。”路怒(road rage)1就是一个很适当的例子,它表现了人们是怎样在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固执地追求着自己的需要。扎迦利很幸运,他从未经历过路怒,但是卡伦却经历过。

 

注1:路怒,在交通阻塞情况下开车压力与挫折所导致的愤怒情绪——编者注。

 

个人成长的主题


生活在矛盾与不安中


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协调旧规则和新规则以及旧价值和新价值的挑战。大多数人认为我们必须珍视努力工作和节俭等旧价值,但是同时也看重受教育,获得事业等现代观念,这意味着我们同样也欣赏与个人快乐和自由相关的新价值(Moen & Roehling, 2005)。在很多情况下,这两套价值是相互矛盾的,很难协调它们。举个例子,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工作来养家,但是我们也想要一台昂贵的敞篷汽车来体验风吹过头发的激动,这是独立和自由的象征。即使对受过良好教育、见闻广博的人来说,协调新旧价值也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可以预料,与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相比,受教育较少的人面临的变化更加急剧、消极,所以对他们而言,这个任务就更令人困惑和心烦了。

 

我们当中有些人从大众自助图书,娱乐性而非教育性的电视节目,或者混合了通俗心理学和准宗教思想的运动中寻求个人成长的指引,但未必顺利。这些信息来源大部分都过分简化了个人和社会变化的过程,造成非常不实际的、令人失望的结果。相反,好的心理学课本能够提供给读者关于个人发展与成长的切实有效的原则,以及与自我导向和社会责任有关的指引。在本书中,我们努力向读者展示当代心理学的原则和发现能够如何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和他人,从而更有效地面对环境,发挥出更多的潜能。

 

以上陈述并不是说只要简单地读一本这方面的书就可以实现个人成长。仅仅接触一些科学知识或有趣的例子并不保证你会应用它们。例如,尽管有证据表明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大多数烟民也知道这一点,但是香烟在我们的社会中还是一样畅销。尽管现代心理学能够提供关于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可靠信息,但是对这些知识的掌握和有效应用还是取决于你自己。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其他与自我导向有关的问题。

 

延续与变化


对心理学家和一般大众而言,人在一生中的变化程度都是个重要问题。我们的个性真的会改变吗?还是一生都保持不变?我们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自然变得成熟吗?我们的变化是间歇性的还是持续不断的?什么使得我们改变——是很多小事的累积,还是某个大事件?

 

一个世代以前的心理学家和大众认为,基因和早期经历对发展有决定性的影响,而一旦成年我们就不会改变了。随后,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之间,新的发现和社会趋势都表明,人们在成年后还是会继续成长。如今,专家们认为延续和变化两者对发展都非常重要。

 

罗伯特·麦克雷和保罗·科斯塔(Robert McCrae & Paul Costa, 1994; 2003) 发现了一些证据,表明人们的个性在一生中保持稳定。稳定程度最高的应属内向性-外向性,反映了合群性、热情和自信程度。包括诸如抑郁和敌意这类特征的“神经质”方面,也表现出相当的稳定性。因此,在十几岁时好表现、外向的人通常成年以后也是如此;在十几岁时羞怯、内向的人通常在成年后也保持不变。纵向研究(longitudinal studies),即在一段长时间内跟踪研究同一对象,表明焦虑、敌意、冲动在成年后会有轻微的下降。

 

支持稳定论的心理学家声明,即使人们由于个人成熟和生活经历而发生了改变,个体间的独特差异仍是保持不变的。也就是说,一个容易冲动的20岁的女孩在55岁时可能会比以前要深思熟虑些,但还是会比其他同龄人更冲动。人的年龄越大,个性的稳定性就越明显。所以,人们从30岁到40岁的稳定性要比20岁到30岁的稳定性强(Pfaffenberger, 2005)。部分原因是由于我们选择了帮助我们保持这些特点的环境,并且嫁或娶了帮助我们保持这些特点的人(Caspi & Herbener, 1990)。

 

其他研究者承认稳定的重要性,同时也强调发展中的变化(Pfaffenberger, 2005)。他们指出只有某些特征相对稳定,例如内向性-外向性、焦虑和抑郁。这些研究者指出,人们在其他方面更容易改变,例如自尊、对环境的控制感,以及价值观。鼓励变化的人们,从体重观察者到社会观察者,都强调变化的潜力,强调在成年后也要对变化持开放的态度。

 

最后,延续与变化之间的对立平衡不仅存在于学术讨论中,也存在于我们自身。我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朝着期望的方向成长或改变,这取决于我们对稳定和变化的追求哪一个更优先,或者说,我们有多想改变,有多想过一种不同的生活。所以,具有传统价值观的人倾向于在生活中表现出很高的稳定性,除非某些事情使得他们改变。能够改变根深蒂固个性的常常是突然而重大的事情,例如离婚、孩子死亡、事业失败或亲历创伤事件。遇到这样的事情,人们才可能被激发来显著地改变他们的看法和个性。相对的,重视个人成长的人一生都会持续不断地改变,除非他们被困在发展历程中的某个转折点。例如,一个煤矿工人,每天在地下工作10小时,这样工作了30年,他可能没有什么个人成长的机会。不过,你却可能有很多改变和成长的机会。

 

个人成长的经历


相信我们能够改变是一回事,而积极地去追求个人改变又是另一回事,因为改变是令人困惑不安的。想一想你发誓要减肥却没有做到的时候,想一想你发誓要戒烟却没有做到的时候。这些还只是尝试改变的小事情。

 

就像所有发展模式一样,我们成长的内部经验都是不平稳的,有激流也有平原。我们也许这一分钟想尝试新事物,而下一分钟又想退回到熟悉的环境中。我们体验到的内心世界更像是想法、感觉和意义的持续不断的流动,因而我们更容易在回顾过去的时候认识到自己的成长,而不是在某个成长周期中。

 

个人成长的经历通常会遵循一个三阶段的周期。它开始于(1)认识到我们内部或我们周围环境的变化,这引起了(2)一种不和谐或不满足感,这就促使我们(3)以某种方式重新组织我们的体验,例如对我们自己或他人采取一种新的态度。

 

1.认识变化(acknowledging change)。成长通常始于对变化的认识。实际上,变化时刻都在发生,但是我们并不总是能够意识到它们。总是意识到变化会使人陷入混乱当中。相反,我们努力去构造我们自身或世界的形象,这个形象比现实更稳定,而且在我们的控制下。结果,我们在某些时候会比在其他时候对变化更敏感。有时我们会突然意识到变化,例如受到意外的赞扬或批评时。感到不安或者做决策的时候,例如苦苦思考选择什么专业或职业时,我们也会看到即将来临的变化。承担新的责任,例如婚姻、为人父母或者升职,也迫使我们认识到变化。大学毕业后卡伦进入了医学院,这使得她认识到了变化。此外,失望与失败,例如没有事先警告就被解雇,也迫使我们认识到变化。卡伦可能没有得到她想要的著名医院住院医生的职位,这再一次使她认识到了变化。这些经历共同的特点就是认识到事情已经不同以往,或是像我们所相信或期望的那样。

 

2.不和谐与不满足感(a sense of dissonance or dissatisfaction)。对变化的认识是否能够带来成长与发展,这取决于我们对变化的反应。有时我们对变化做出防御性的反应,而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感受。例如,卡伦没能到一家著名的大医院工作,为排解失败感,她说:“其实我并不真的想要这份工作。”因为她否认了自己对变化的感觉,她也就降低了成长的可能性。相反,有些人在感到失望时,可能会被激发去追求进一步的变化。例如,卡伦没有被第一家医院录用,而她最终找到了另一家著名的医院,而且离她未婚夫的住处更近。她很高兴并且很快就接受了这份工作。所以说,失望、失败以及成功常常可以激发成长周期。

 

成长的这个阶段(不和谐)不可避免地会伴随着某种程度的焦虑不安。如果我们的成长动机是出于挑战或征服感的话,我们也许会更受鼓舞,而不那么担心结果。就像卡伦的祖辈扎迦利决定自己驯马,而不再像往常那样让哥哥做这件事,这个决定是出于对成就的需要,尽管带着一点惊恐不安。如果动机是出于对自己极大的不满时,我们很可能会觉得更痛苦。不管是哪种情况,就像“感觉如此糟糕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好呢?” 这句俗话提醒我们的,不安的感觉常常是实现预期目标的必要组成部分。

 

3.重新组织我们的体验(reorganizing our experience)。这一阶段通常被定义为获得新的想法,然后相应地改变我们的态度、行为和价值观。就像学生对考试感到焦虑不安,有时额外的知识或领悟会改变我们对自己或别人的认识。我们可能会意识到一些过去没有意识到的事情,例如考试期间持续的焦躁感掩盖了我们对批评和失败的过度恐惧。或者我们对某个人采取了新的态度,变得更愿意听取他的批评了,因为我们知道他想帮助而不是想伤害我们。此外,成长还可能采取一种新的自我知觉形式,例如获得医学学位之类的成就产生的自我接纳和自信心的增强。重点在于我们做出的任何内部调整或改变都会影响我们的整体体验,因此成长就意味着不断地重新组织我们的体验。

 

与之前的阶段相比,在这一阶段我们更可能产生积极、喜悦的情感,也更可能认识到我们是如何成长的。存在主义哲学家克尔凯郭尔(Kierkegaard)曾经说过:“只有向后看才能理解生活;但要生活好,则必须向前看。”(Life is necessarily understood in a backward direction, but it must be lived in a forward direction.)也许你已经回顾了过去某个困难时刻——这一困难最终导致了成长,并且对自己说:“现在我知道我的生活中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了。”

 

超越自我主义


在美国,有一种个人主义的语言在束缚着人们的思考方式。例如,我们在7月4日庆祝“独立”。如今,很多美国人做事时只对自己负责任,而不顾及任何文化或社会因素。因此,我们不再像集体主义社会或者早期美国人那样,致力于社会的共同目标。在早期的美国,如扎迦利的时代,与家庭、教堂和社区的紧密纽带使人们的自我取向受到限制。但是在今天的美国,这些纽带变得薄弱了,人们抛掉了一个自由关爱的社会所必需的公众意识。不过,在危难时刻我们还是能够“走到一起”的。我们可以看到,2001年9月11日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被炸,以及卡特娜(Katrina)飓风破坏墨西哥湾沿岸时,整个美国变得齐心合力了。至少在这一刻,微小差异、种族仇恨、态度冲突都被放到了一边。

 

在各种各样美国人的态度中,不断地展现出单独的个体与个体生存所必需的社会环境之间的矛盾,但是我们经常没能意识到自己观点中所存在的矛盾。在国家赤字、失业和贫困状况不断恶化的同时,你怎么能预期自己未来有一个美好的经济状况呢?此外,在离婚率不断上升,全职父母亲工作越来越艰难的环境中,期待幸福的家庭生活又是否现实呢?

 

尽管我们的文化是个人主义的,但是美国人在危机时刻经常“走到一起“,例如在911恐怖袭击或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19页图解) 

 

同时,对寻求自我实现的重新评价产生了对生活和对自我满足的新的、更现实的看法。数百万的美国人认识到——通常是通过像恐怖袭击这样的痛苦经历,专注于个人需求并不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美国人懂得了他们不能忽视世界上其他的人。这一新视角的核心在于意识到了只有通过超越了孤立个体的共享意义网络与他人相互联系,才能达到自我实现。从更深的意义上说,自我实现需要长期承诺或者自我牺牲。这可能包括对爱人、家庭、朋友、事业、原则、信仰、社会利益、自然、地位或冒险活动的奉献——取决于不同的人和他们不同的价值观。承诺一词把关注点从过度个人主义的自我概念(不论是自我否定或自我实现),转移到“与他人相联系的自我”的概念。我们所有的活动都发生在人际关系、团体和社会中,通过制度来组织,通过文化含义来解释。孤立的、无牵无挂的自我是一个空洞的抽象概念。即使我们没有完全地意识到,我们的个人主义的积极方面也在各方面依赖于支持着我们的社会环境。活动1-2用来帮助你发现,在我们这个彼此倚赖的世界中,你自己的个人主义程度。完成这个练习之后,问自己你是否需要与你所在的群体及这个世界联系得更加紧密。

 

如我们所见,人类成就比通常所认为的要复杂得多,而且要求在自我需求和社会需求之间有更好的平衡。片面的或利己主义的生活方式是不会带来自我实现的。生活的每个方面都需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去追求一种自己和他人之间获取和给予的平衡,这样才能确保真正令人满意的生活。贯穿全书,我们将探讨个人成长和行为的主要领域。

 

 

活动1-2

你的个人主义程度如何? 

心理学家们发明了几个聪明的办法来研究人们的行为和态度,而不用直接提问或观察。一旦心理学家接近研究对象,研究和数据就可能被“污染”。例如,如果你知道我想了解你的个人主义倾向,你也许会去猜测问题的答案,而不是给我一个对自己个人主义倾向的诚实评价。

这样一来,心理学家们只好求助于间接的方法。间接方法之一是档案法(archival method,科学家会分析已有的资料数据,例如在人们知道自己将成为研究对象之前就有的历史文件。你已经产生了很多这样的、没有被研究过的历史文件了。可以回头看看你的电邮账户、你的日记、你给家人和朋友写的信、或者你所撰写的其他文件。数一数其中与你自己相关的代词(例如我、我的)出现的次数,然后再数一数那些表明你考虑到别人的感情、需要或期望的代词(例如你、我们或他们)出现的次数。

和你自己相关的词语              

和别人相关的词语                

 

      哪种代词占多数呢?是代表了他人重要性的代词多呢,还是和你自己相关的代词多呢?在个人主义和人际关系方面,这个结果给你什么启示呢?

 

小结

社会变化


在本章开篇,我们描述了快速的科技和社会变化已经并且还在对全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尤其是通讯技术的革命带来了全球化的视角。许多国家的人们受到他们所看到的发生在其他国家的事情的影响。

 

经济发达的国家如美国正在步入后工业时代,服务业逐渐成为主导,智力与技术知识受到更多的重视。类似的,信息时代促使我们创造、处理和传播信息。社会预测者承认我们生活在不确定的年代,不过他们对未来抱有乐观的态度。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人们做好生活和工作在新信息社会中的准备,这要求他们掌握高科技技能,并受到更多的教育。

 

自我导向的挑战


生活在飞速变化的社会中,个体的自我导向遇到了比过去更大的挑战。然而,正如弗洛姆提醒我们的,相比运用自由来实现个人的命运,我们在从传统权威那里获得自由这一点上做得更成功。自我导向的挑战太巨大,以致我们倾向于依靠专家或者从众来逃避它。与之相反,掌控自己的生活意味着勇敢地面对决策的意义,为了成长冒有备之险,并且对我们的生活承担全部责任。

 

当今个人主义社会的新规则强调了自我导向的挑战。因此,人们对旧规则所强调的社会依从和自我否定更加质疑。代替的,他们忙于追求个人权利,并在不同程度上追求自我满足。一个主要的变化是人们期望他们的努力能够从生活中得到更多回报。

 

个人成长的主题


追求自我实现给个人和国家造成了困难,即我们需要去协调新旧价值观。从自助书籍中获取建议的人通常会找到一个过分简化的自我实现概念,导致不现实的期望,最终产生失望。相反,心理学提供切实有效的原则和经过检验的知识,可以帮助人们达到实际的自我导向和成长。

 

心理学研究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延续和变化这两种趋势。我们的变化程度极大地依赖于于我们给稳定和变化分配的优先权。同时,我们生活在一个个人成长比以前更加普遍的时代。

 

个人成长的主观经验是一个三阶段的周期:(1)认识到我们自己或者我们周围环境的变化,(2)内在的不和谐或不满足感,这种感觉导致了(3)以某种方式重新组织我们的体验,例如对我们自己或别人采取新的态度。批评者们认为自我实现运动使得人们过分地自我中心和个人主义,以致脱离了民主社会所必需的社会参与。然而今天,对自我实现运动的重新评价正在进行当中,这一重新评价带来了对生活和个人成就的更实际的看法。新观点的核心是呼吁把自我需求和社会需求重新结合起来,从而只有在通过超越了孤立个体的共享意义网络与他人相互联系的情况下才能够获得自我实现。

 

参考信息


推荐读物


Buffone, G. (2003). The myth of tomorrow: Seven essential keys for living the life you want today. New York: McGraw-Hill. 人们常常把他们非常想做或者需要做的事情推迟到生活中有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此书的目的是扩展人们对选择和自由的理解。

 

HALL, B.J. (2004). Among cultures: The chanllenge of communication.

  Belmont, CA: Wadsworth. 作者是沟通专家,探讨了跨文化沟通的问题,包括不同文化的世界观差异,以及因此产生的误解。

 

JOHNSON, D.W. (2005). Reaching out: interpersonal effectieness and self-acutualization.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群体行为和人际关系专家,检验了自我实现概念与他人的关联性,反正亦然。

 

Keyes, C. L. M., & HALDT, J. (Eds.). (2003). Flourishing: Positive psychology and the life well-liv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是什么使生活有价值?是什么使我们健康、快乐而且有成就?此书探讨了这些与积极心理学相关的问题。

 

M OEN, P., & ROEHLING, P. (2004). The career mystique: Cracks in the American Dream.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 field. 作者回顾了通过苦干和节俭获得成功的美国梦。考虑到正处于变化中的世界和现代生活的众多不确定性,作者声称如今美国梦只是个神话。

 

RYCHLAK, J. F. (2003). The human image in postmodern America.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美国的心理学解释人类行为的大多数方式没有考虑自由意志、对自由的热爱、以及使我们成为人的其他特性。此书帮助读者理解人性的真正含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解决我们时代的问题。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首页 

四川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都江堰市天府大道聚青路口 蜀ICP备11027216号-1
新闻投稿:scgszyxw@163.com 联系电话:办公室:028-87282243 招生办:028-87277544 传真:028-87282095